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资源 > 名师名校长 >
        时间:2020-05-23 00:00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中心    


郭莹:你想要的时间会慢慢给你

当代教师风采⑧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好。我是富平县白庙管区大王小学的特岗教师——郭莹。

  从小在西安学习生活长大,而大王小学是一所山区学校,在富平最北边陲,与铜川连山接壤。有人曾经问我,是否想从事别的工作?我说:做一名教师,这本就是我最想做的工作。是什么时候想要当一名老师的?大概所有人理想萌芽的时期都是在小学一二年级吧,那时还说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觉得站在三尺讲台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后来开始关注偏远农村和山区教育的新闻,一直想做些什么,但一直因为自己的能力有限而搁浅,直至大学读了师范,现在当了老师,我的理想总算是实现了。

  2012年秋季开始在这个山区学校任教,至今刚满三年。从22岁到25岁,我不知道如果是初入职场的你们会是一个怎样的经历,但我想说这三年自己在特岗教师这个历程上的成长足以影响我的一生。

  2012年我报名参加了陕西省富平县特岗教师招聘成为了一名特岗教师。回想当时在教育局领报到证的时候,一位老师戏说:“郭莹啊,给你分了一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我一听,第一反应真的是:太棒了。自己是喜欢山山水水的,所以当这位老师如此说道时,心里是窃喜的。其实还有一点,我自己的专业是信息技术,想着要有信息技术课程,它还能远到什么地方,贫瘠到什么地步呢。所以,怕什么。但当我和另一位特岗教师,也是我现在的同事一起坐车去往学校报道的时候,当车离市区越来越远,离山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心里嘀咕了一下:还真是要进山啊。那时候,我是第一次知道富平竟然有这样一座座连绵的大山。我满脑在想,我现在将要就职的学校是怎样的面貌。山路崎岖,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经过转车,最终到达。刚下车,看到一扇朱红色的大门,以为是附近的民宅。直至校长推开门说:到了。我才反应上来,这是学校。

  这就是学校了?站在门口,你可以把里面一眼看尽:左右两边破旧的平房,中间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木椽瓦房,地面是疙瘩不平的石块土路,没有操场,没有任何活动设施,甚至连国旗杆都没有。如果不是教室里传来的夹杂着地方方言的老师讲课声和孩子的读书声,谁都无法把这和“学校”这个词语联系起来。当时的自己大脑有空白了一阵,即使看过无数关于山区教育的报道,但真正当你自己亲身身处这个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环境时,那是一种无语言表的震撼。记得当时我父亲给我打电话问情况,我简单说明后,他说“要不你回西安吧……你自己决定……”“不,我要留下。”这就是我做的决定。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我知道他们不放心也不舍得,我知道自己的决定意味着什么,留在山里,对父母是不公平的,但上天对山区的孩子更不公平。于是我的特岗之路开始了。

  学校资源有限,教师个人的办公室和宿舍是一间的,刚去的时候,我和另一位特岗教师住在一个不足十平米的窑洞,那时候学校还不是寄宿制,大部分的孩子家离学校都在5、6公里,中午是没办法回家吃饭的,大冬天,每个孩子的午饭就是一个冻得硬梆梆的馍馍,于是我们教师就自发行动,哪个老师最后一节没有课就帮孩子们把馍馍都在炉子上烤好,等孩子们中午放学了,一个个热腾腾地发给他们。他们略带羞涩的笑脸、稚嫩的一句“谢谢”,还有趁你不注意抱你一下赶紧跑走的样子,都会让我们心甘情愿,甚至是怕给他们把馍馍烤焦而不小心烫伤的手指都已经不重要了。但这却不是长久之计,这一学期末,学校所有教师分成三队,奔走零散在山区不同方向的大王村的九个社,走访了所有孩子的家,为第二学期实行寄宿制,开办学生灶做工作。这本是一个对孩子非常有益的项目,但却因为每学期750元的伙食费而倍显艰难。终于,学生灶办起来了,没有餐厅,就腾出一间教室当作。第二学期报道那天,孩子们在学校吃了第一顿:烩菜+馍馍。很多家长走几里路来学校,围在教室窗户上看,看到孩子都吃上饭了,有些孩子兴奋地对着窗说:“快看,还有肉哩!”家长们不住地说“好,好!娃,快吃快吃!”生怕耽搁了孩子吃饭。还有肉哩,不知道大家听到这句是什么心情,我听到心里了,有些心酸。

  师资力量缺乏,每一个老师都跨代多门课程,并且负责学校一些行政工作。学校义务教育五个班,学前一个班,总共六个班,我带过其中五个班的课。记得刚开始带二年级课的时候,一次练习册里出现了一个词语“柚子”,孩子们都问我:“老师,柚子是什么?”柚子是什么?给他们画,给他们讲,最后是趁下山回家买了柚子带来,让他们亲眼见见,亲口尝尝,这就是柚子。那时候我真正意识到山区孩子对外界事物认识的匮乏,直到现在在备课时遇到对他们而言的新鲜事物,我都是做足功课去拓展他们的知识圈,课下给他们讲讲山外的事情。他们喜欢画画做手工,我就排出一节课来带着他们做手工做树叶画。有时候因为负责学校的一些事情外出不在,当我回来时,讲桌上总会有他们今天画给我的画,还写着一些祝福语,语句不通,还有错别字,可那是我见过最美的画和最温暖的祝福。他们很少有零花钱买吃的,但我的讲桌却经常有惊喜,一个小果子,一块泡泡糖,一朵花。一次一些爱心人士来做活动,给孩子们带了很多零食,他们很兴奋,活动结束时我还在忙会场的事情,等我到教室,他们一个个坐得端端正正,我往桌兜一瞧,里面是他们舍不得吃的零食,每一种他们都给我留了,我说:“谢谢你们,老师心领了。”分发给孩子们,他们都不要,其中一个男生哭了,说那是留给老师的,谁也不能吃。有一天上课,看着底下的小鬼头们不认真听讲眉来眼去,点名叫起一个批评,那个孩子小声地说“老师,你都站着上课,站了一天了,我们给你放了凳子,你坐着给我们上课吧。”我才发现后排的一个孩子是站着上课的,而他的凳子放在我的讲桌旁边。我给孩子们鞠了一躬,说:谢谢。我应该感谢他们,他们让我明白什么是责任,什么是个人价值。学前班是一个复式班,小班、中班、大班都在一个教室里上课。上课的时候,会给他们教古诗教儿歌教唱歌,没有多媒体,就拿自己的手机放,和他们一起玩游戏;谁哭闹了,牵她到一旁安慰鼓励帮她擦干眼泪。每次下课,学前班的孩子都会一边喊着“老师再见,老师再见”,一边簇拥跟随着我直到我走进房间,或者他们班主任哄着他们回去教室。现在因为包班,担任二年级班主任以及本班的全部课程,没办法再带学前班了。学前班大班的孩子已经上一年级,和我班是隔壁,课间见到我,一些孩子会直接抱着我说:老师,我好想你啊。还在上学前班的孩子则是一见我就兴奋地拉着我不停地说:老师好,老师好。我的朋友也和我开玩笑:看你幸福的,还没结婚,孩子一堆。是啊,孩子们给我重新定义了幸福。

  手机没信号,那就探寻信号最佳地带;喝不惯窖水,那就走山路去抬泉水;放学后饿了,那就去地里挖野菜凉拌或者煮面。困难就在那里,那就去克服解决。就如同我看到的一句话:不要把幸福的标准定得太高, 生命中的任何的一件小事都是只要你细心品味过, 可以说都与幸福有关。

  但谁没有个迷茫的时候呢?我也有。我曾经埋怨和大哭。我埋怨过这个社会,最需要老师的地方为什么反而师资力量最少,我大哭我能为这些孩子做的事情太少能为他们争取的太少。我甚至怀疑我当时的决定是否正确,是否这都是我一意孤行。但我所迷茫的青春,是这些孩子给我指明了道路,让我明白自己要什么,这是一个互相为师的地方。他们用行动告诉我,不要急,我所付出的,我所想要的,时间都会给他们,也会慢慢给我。

  2013年春季富平县县长在指导移民搬迁工作时来学校进行考察,发现孩子没有正式的餐厅用餐,当即就联系将与学校相邻的村委会四间办公室划分给学校作为孩子的餐厅,同时联系移动运营商在附近建立信号塔,改变了大王村手机无信号的历史。与我们几个年轻的教师交流中,耐心指导我们的工作,在听到我们说到回家难的诉求后,很快下了文件给富平两个山区所有教师均每月补助200元交通费。虽然不多,但我们都明白,他们没有忘记山区的这些教师,也都在积极改变山区教师的生活现状。

  富平电视台富平教育栏目,在教育组领导的推荐下到学校对我的事迹进行采访,并制作成教育宣传片《真情传递》在富平台轮流循环播放,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加入到山区教师行列,也呼吁各界爱心人士关注山区孩子的教育和成长。之后,有很多人士和企业通过不通的途径,都加入到了这个爱心队伍中,为大王小学的孩子给予最大的扶持帮助。

  西安富平商会李会长看到了这条宣传片,随即带领会员企业来到大王小学进行慰问资助。在看到学校的面貌,了解了状况后,于当年暑假硬化了学校全部地面,改石块土路为水泥路面,将破旧的教室以及宿办楼全部进行修缮和内外粉刷。次年春,拆除中间木橼结构的瓦房,修建操场,并于暑假新建了八间教室,学校焕然一新。而我也已经告别了我的窑洞搬进更为敞亮的房间。大王小学,这个两年前还全部是包班制、破旧不堪面临撤并的学校,在这两年时间快速的大变样,无论是校容校貌还是教育质量,都已经是白庙管区数一数二的学校了,同时现在学校依旧继续快速发展着,已联系相关部门为学校拉设网线,筹划将传统教室改建为多媒体教室。我想要的,时间果然都给我了。

  直至现在,去教育部门处理学校的一些工作时,领导也会打趣问道:“在山区过习惯了没?你看是你西安好,还是白庙大王好?”我每次都会回答:“我现在很好,学习生活早习惯了,西安和大王各有各的好。”这绝不是阿谀奉承,好坏都是自己体验的,无论是什么地方,我们都要承认利弊是同在的。可以看出,在山区工作,提不上条件,贫瘠穷困,信息闭塞,交通不便,但是在这里,老师是孩子的天,老师的存在可以改变这里孩子的命运、指引他们的未来,同时更大程度的实现自己的价值。这才是“特岗教师”岗位真正设立的意义。我也想过,如果我是在大城镇工作的状况,条件很好,做什么很方便,师资力量雄厚,但短时间内我决不是最重要最不可失去的那一个,也许我做了几十年,我的回忆录里只有两个字“工作”,还有忽有忽无的存在感,人才太多了。

  所以如果只是仅仅是要一份工作,那么随便一个地方就可以满足了;但是如果你认为当初投身到教育这个行业的理想还在,我殷切的希望想为教育奉献自己力量的同仁可以投身到特岗教师的大队伍。

  因为我相信,你想要的,时间也同样会慢慢给你。

  


上一篇:王倩、王影:让青春的倩影走在山村的路上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优秀教育网站  
网站管理